首頁 > 網遊科幻 > 漫漫仙路奇葩多 半傷不破 > 第508章 鸾鳳和鳴(1)

第508章 鸾鳳和鳴(1)

小說:

漫漫仙路奇葩多

作者:

半傷不破

分類:

網遊科幻

更新時間:

2019-10-15

盡管阮家人的行為令林小哥兒很不屑,但不得不說姜确實是老的辣,人家比你多活了好幾百年,不可能白活。

除了因為意外攪局,溫竹溫玉兩姐妹這條線斷了沒得續之外,事情的發展完全如阮老爺子所預料的那樣,幾乎沒有任何偏差。

南方有隻大鳥,三年不飛不叫,此為何名?

雖無飛,飛必沖天,雖無鳴,鳴必驚人!

大鳥不飛是為長羽翼、磨鋒芒,隻等大風起,必扶搖直上。

如今正是起大風之時。

除了純粹的賤人,誰願意心甘情願當舔狗?

何況阮琛朋一舔,就舔了十好幾年。

從踏入鐵宗大門起,阮琛朋就始終謹小慎微的活着,把自己作為流星之子的無雙資質藏起來,不顯山不露水。

等他傍上劉安之後,在外人看來更是劉安的跟班兼狗腿子,心甘情願任憑劉安驅使,要打要罵都随意,簡直是舔狗中的楷模。

這份隐忍的城府,确實不一般。

飛揚跋扈在外的名頭都讓劉安占了,阮琛朋就跟一個小透明似的,實在是沒什麼存在感。

然而仔細想想,阮琛朋有本事把暴怒中的劉安幾句話哄走,在關鍵事件上幾乎完全合他的心意,這哪裡是狗腿子,根本就是牽着狗繩的主人。

而今天,時機成熟,阮琛朋也不需要劉安這條狗作為掩護和門票,在萬衆矚目下展現真本事,展現自己真正的資質,等回到多寶宗,他至少也能從外門進内門,從此就是正宗的十大弟子,而非劉安的小小跟班。

從幕後走上台前,阮老爺子算到了,阮琛朋也做到了,這份本事就算是林小哥兒也不得不說佩服,若是換位一下,讓林天賜去當劉安的跟班……

——反正他倆之間肯定有一個會瘋。

但佩服歸佩服,這種行為也不會讨林天賜的欣賞,隻能說各人有各人的活法,唯一需要注意的是阮琛朋的實力真心不算弱,而且可能是因為太熟悉劉安弱點的關系,阮琛朋赢的過于輕松,他還有什麼手段都沒有逼出來。

臨下台前,阮琛朋還遙遙對着林小哥兒行了個禮,林天賜倒是也給面子,稍稍抱拳回了一下。

至于劉安?

誰特麼管他**,估計隻有門内的長老會多說兩句,同輩修士之中根本沒人關心劉安。

這家夥做人是真的失敗。

除了這點小意外,50進25的比賽最大的看點被林小哥兒略了過去,剩下的就沒什麼值得一看的,都是中小門派的比試。

等二十五個勝者角逐出來,馬上就開始下一輪的晉級。林小哥兒也從觀衆席上下來再度走進參賽修士的隊伍中等候抽簽。

這次有單數,所有會有個幸運的家夥輪空。

這個幸運的天選之人,反正不是林小哥兒,他抽簽抽到了‘壹’。

從某種意義上講,确實也算天選之人了……

比賽場地同樣還是六組,林天賜抽到了1,自然就是第一個上場。

不過他的對手來的倒是比較慢,林天賜看到隔壁擂台上都已經開始打了,他的對手才姗姗來遲。

或許林天賜的運氣都跑到桃花運上面去了,這次上台的又是個姑娘。

一襲淡紫色的儒裙,手臂間還環繞着輕紗般的羽衣,懷裡還抱着個木琴飛身躍上擂台。

動作輕柔而迅捷,一舉一動都好像是在跳舞一般優雅。不過這也證明對方有相當深的輕功造詣。

至于相貌,倒是沒什麼特别,主要是修士中美女太多了,林小哥兒有些審美疲勞。

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林天賜總會碰到奇葩,之前的耿寒煙左眼上戴着個眼罩就足夠奇怪了,這次上來的姑娘幹脆完全閉着眼睛。

“讓道友就等了,小女子眼睛不便,如有失禮還請見諒。”

耿寒煙戴個眼罩可能是為了趕時髦,這姑娘閉着眼睛,那就真的是因為眼睛看不見。

瞎子能當修士?

當然能,哪怕是先天就瞎的人也能當修士,就是修習**的時候比較麻煩,畢竟還沒有秘籍用盲文寫的,需要别人念來聽。

修士的感知極為敏銳,即使眼不能視物,對日常生活都不會有任何影響,習慣了的話,就算進行激烈的戰鬥,也并不會有劣勢,甚至于還可能有優勢。

眼睛是人類觀察世界的主要手段,但眼睛也是最不靠譜最容易被蒙蔽的,瞎子修士反而沒有這方面的困擾,失去視力會導緻聽力、觸覺乃至第六感都變得更加敏銳。

這姑娘林小哥兒是頭一次見,人家都打招呼了,當然不能不回應。

“道友言重了,在下神符門林天賜。”

“神符門……”

輕輕嘀咕一聲,那姑娘朝林小哥兒行了一禮:

“聽濤宮鳳合鳴,領教神符門高招。”

這名字,似乎隐有寓意,而且不像是林小哥兒這種凡人拜師進仙家門派的人,更像是改過名字或是從小就被收養。

名字不能亂取,也不能亂改,看似無所謂,實則會影響到生死簿。

改個名逆天改命有點扯淡,主要是會因為名字混亂而影響到投胎亦或是三生石上的姻緣……

——所以說地府辦事效率那是真的低。

溫竹溫玉兩姐妹以及宣紹陽說是抛棄世俗姓名,但并未重新改名,而是請張百熙賜了個額外的道号。

先不說青虹、紫虹、長虹這種道号有多少從槽點,既然是額外的道号,那就對原本的名字沒什麼影響。

會在意這個,是因為‘鸾鳳’才‘和鳴’啊……

不過這也不是林天賜需要關心的事情,他更關心鳳合鳴的來曆。

聽濤宮。

此乃大派無疑,但聽濤宮可以說是整個東神州最為低調的大派,要不是參加了遊曆盛會,幾乎跟隐世門派差不多。

它不像神符門這般站在風口浪尖上,對于十大舉辦的各種活動也都參與極少,就連門派的确切位置都是個迷。

遊曆盛會指南上寫着聽濤宮臨近西海,南側是西南大山,距離蓬萊仙島很近,更具體的則完全沒有。

參加遊曆盛會的修士需要前往附近的城鎮去尋專門的引路人,才能前往聽濤宮,其過程根本就是瞬移,誰也不知道他們的确切位置在哪。

低調,關于他們的情報就更少。

林天賜隻知道聽濤宮善長内功、拳腳、音律,劍法等兵器用法不怎麼出彩,除此之外可以說是一無所知。

看鳳合鳴上來的時候抱着一把木琴,應該就是擅長音律的修士……

大派弟子,加上擅長音律,還真是不好對付。

林天賜的運氣确實差的可以,第一場比賽遇到中型門派弟子中最難對付的耿寒煙,第二場又碰到真正的大派弟子不說,還是個擅長音律的,他可能需要找點柚子葉泡澡去去黴運。

這次林小哥兒還是别打着藏拙的主意了,有什麼就用什麼吧。之前還能用‘我隻出了三成力’來裝個逼,現在若是還藏拙,很可能被吊起來打。

道理類似于以前對付林羽,至于翻多少底牌才能赢……

這就需要打過才知道。

因為比賽開始的信号還沒來,林天賜也跟鳳合鳴有一句沒一句的客套着,他當然不會問對方名字的事,頭一回見面就問人家這個太過無禮。

不過他不問,鳳合鳴反而自己說:

“林道友可知道我為什麼叫鳳合鳴?”

林小哥兒哪知道,既然人家想顯擺,林天賜也就很貼心的來句‘洗耳恭聽’。

“因為我需要‘鸾’,來此比賽,就是找屬于我的鸾。”

這話說得,基本等于老娘就是來找如意郎君的一樣。

卧槽!别在多了啊!

他這邊剛擺脫了婚約的事,怎麼又撞上個花癡?

等等,為什麼說又?

鳳合鳴那邊輕笑一聲,像是聽出了林小哥兒的窘迫……

這該不會是什麼亂心的戰術吧?

倒是不至于,鳳合鳴并未信口胡說。

她從小雙目失明,師傅給她挑的**乃是一奪天地造化而重生的神通。

此**參悟火鳳重生而來,可從再造軀體,為了讓鳳合鳴修行速度更快,她師傅更是傾力幫助湊齊火鳳的種種特點。

就比如林小哥兒因為湊齊了龍的條件可以化龍,鳳合鳴是故意湊齊了火鳳的特點,這能進一步加快修行**的速度。

這個鸾是代指,具體指的什麼意思,恐怕隻有她自己才清楚。

鳳合鳴參加遊曆盛會,又在之前的海選中觀察,還真沒找到任何一個合适的人選。

至于林小哥兒算不算合适的人……

不管算不算,玲珑肯定不願意,林天賜仿佛能聞到看台上傳來的醋味兒了。

還真是如造化仙人所說,林天賜别看相貌在修士之中不算優秀,女人緣卻是相當的好。

說話間,代表準備信号的金鈴響起,林小哥兒趕緊收攝心神,擺出方寸掌的起手式。

鳳合鳴那邊也放下木琴,如同坐空氣椅子一樣将木琴擺在自己腿上,剛才那些談笑真的隻是談笑,林小哥兒還沒那麼大魅力連瞎子都能看上他……

金鈴就是預備鈴,告訴你快要開始了,别逼逼了。

随後金鈴再響,這就是真正開打的訊号。

不管鳳合鳴說了什麼,林天賜是肯定不能放水的,若是輸的太慘,等回去八成會挨批。

所以開始信号一出,林天賜當即調動法力,準備先用火靈咒之類的小法術試探一二。

然而還不等他的法術出來,隻聽刺啦一聲脆響,就像是什麼極為銳利的東西在玻璃表面劃過的聲音,令人汗毛倒立。

最古怪的是,這聲音居然來自他自己的胸前……

  https://../book/72254/38415443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..。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.

[ 章節錯誤! ] [ 停更舉報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