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古典言情 > 家有悍妻怎麼破 六月浩雪 > 第1406章 揍人

第1406章 揍人

小說:

家有悍妻怎麼破

作者:

六月浩雪

分類:

古典言情

更新時間:

2019-10-15

易安不相信封小瑜能保守秘密也不是沒有道理的,明明叮囑她别将這事說出去,誰想回去就被長公主套了話。

長公主笑着說道:“易安想跟我學規矩禮儀?這是她自個想的,還是清舒給出的主意?”

封小瑜想了下說道:“是清舒出的主意。她說這天底下禮儀最好的非祖母你莫屬了,我覺得她這話說得也對。”

長公主卻是笑道:“清舒不是懷孕嗜睡,她怎麼能幫易安出主意?”

封小瑜說道:“也不是一天到晚睡的啦!祖母,雖然清舒說是易安自己想通的,但我知道一定是清舒說服她的。”

“為何這般肯定?”

封小瑜撇撇嘴說道:“易安最受不得約束了,而皇宮又是規矩最多的地方。不過清舒一向都有辦法,她總能戳中易安的軟肋讓她改變主意。”

其實長公主也沒想到易安這麼快妥協,她笑着問道:“那你知道清舒是如何說通易安的?”

“不知道,兩人都不告訴我。”封小瑜有些喪氣地說道:“她們讓我保密,要我暫時别将這些事告訴您。”

可惜,她還是沒能保守秘密。該說的,不該說的全都是說了。

長公主莞爾,說道:“我不會說出去的,隻要你别再告訴其他人也算是兌現了承諾。”

封小瑜擡頭看向她問道:“祖母,你不會告訴太孫嗎?”

“告訴他幹嘛?仗着身份強娶人家姑娘,我沒抽他一頓就不錯了怎麼可能還幫他。”

她是知道太孫喜歡易安,本來還想他會用什麼辦法說服易安,卻沒想到竟用了這樣的昏招。

封小瑜抱着長公主,樂呵呵地說道:“祖母,那你就辛苦下教導易安規矩禮儀好不好?”

“這事讓邬易安來與我說。”

想着易安之前的話,封小瑜就沒再糾纏這事了。

祖孫兩人正說着話就有下人來回禀說晏哥兒餓了,封小瑜得了消息就急匆匆地過去了。

靠在美人枕上,長公主笑着說道:“莫英,你覺得清舒用什麼辦法說服的邬易安?”

莫英搖頭說道:“猜不到,若是殿下你想知道我現在就派人去打聽。”

“她們連小瑜都不說,你派人去也打聽不到的。也幸虧頒聖旨時清舒在場,不然邬易安當時不接聖旨我看他怎麼收場。”

一個沒有威嚴的帝王又如何讓臣民信服與敬仰,而這也是長公主最生氣的地方。作為一個上位者不管什麼時候都要保持冷靜,可太孫此次行事卻很魯莽。

其實就是清舒當時沒在場,邬老夫人也會逼着易安接聖旨的,不過最後可能沒那麼和氣了。

莫英有些想不明白,問道:“殿下,為何林清舒想讓邬易安跟你學規矩禮儀呢?”

長公主輕笑一聲道:“這還不明白?邬易安跟我學規矩禮儀,以後若是有人指責她不懂規矩禮儀不好,就等于是在說我教得不好了。清舒啊,是想借我來壓住太子妃。”

她不僅輩分高,太孫坐穩儲君之位她居功至偉。隻要她願意給邬易安撐腰,太子妃确實會顧忌三分。

莫英沒想到清舒會算計長公主,當下沉着臉說道:“殿下,這事咱萬萬不答應。”

長公主笑了下說道:“隻要她能說動我,答應又何妨?”

張氏就算成為太後又如何?前朝那些太後之所以地位尊崇,那是因為得皇帝的尊敬與愛戴。堯蓂不僅與她感情不深,還對她以及張家的行事諸多不滿,想憑借生養之恩為所欲為那是做夢。

莫英聞言就沒再勸了。

接連趕了十一天的路符景烯終于到了保定,這日傍晚他們一行人在保定一家客棧歇腳。

吃飯的時候,隔壁一個大胖子吐沫橫飛地說道:“我跟你們說了,賜婚還真是皇帝的意思。我表嫂的遠房表弟的小舅子在吏部尚書府吳家當差,他與吳夫人心腹婆子的丈夫喝酒時,對方酒後告訴他的。”

對很多人來說,酒後的話可信度更高。

坐在他旁邊的一個瘦瘦的男子說道:“哄人的吧?皇上都病得躺在床上說不了話怎麼可能給太孫賜婚。要賜個名門貴女也就罷了,偏偏是京城最兇悍、不整個大明朝最兇悍的母老虎,怎麼可能。”

胖子反問道:“不是皇帝賜婚難道還是太孫自己想娶?想也知道不可能啊,這天下的美女何其多太孫那麼想不開會娶個母老虎。”

這個時候桌子上另外一個人人插了話:“母老虎可是出自鎮國公府,說不準太孫殿下娶她是為安撫鎮國公呢!”

三個人你一言我一句的,說得不亦樂乎。

這些人一邊說話一邊喝酒,酒喝多了那個大胖子就一臉猥瑣地說道:“我聽說邬家這隻母老虎武功特别高,你說将來她會不會将太孫踢下床啊!”

沒人接他的話,他還繼續說道:“那母老虎與京城雙姝是好姐妹”

“啊”

胖子挨了重重的一拳發出慘痛的叫聲,然後一陣鬼哭狼嚎。

“啊、救命啊”

可惜求饒也沒用,符景烯并沒有手下留情。在場的客人看到他這般兇悍膽小的都跑回房間内,膽大的退到邊上繼續看熱鬧。

衙差到的時候,大胖子已經被打得話都說不出來。

為首的衙差看着符景烯穿的衣服皺巴巴的但氣勢不凡,他也不敢托大,非常恭敬地問道:“這位爺,不知道您老尊姓大名?與地上這位有什麼仇怨?”

老八将名帖遞給衙差。

看了名帖,衙差心頭一顫趕緊跪下說道:“拜見侍郎大人。”

幸好剛才沒因侍郎大人穿着不好就出言不遜,不然現在就涼涼了。嗯,看來以後行事還是得謹慎一些。

其他人也都驚了下。

符景烯嗯了一聲,指着大胖子說道:“這個人非議太孫殿下以及未來的太孫妃,你們将他帶回去交由宋昱嚴懲。”

這個宋昱,現在是保定的知府。

大胖子這個樣子走不了衙差幾人直接拖走,竟然在大庭廣衆之下非議太孫殿下這種人死有餘辜。

  https://../book/54362/38520808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..。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.

[ 章節錯誤! ] [ 停更舉報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