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古典言情 > 農家小福女 郁雨竹 > 第686章 看望

第686章 看望

小說:

農家小福女

作者:

郁雨竹

分類:

古典言情

更新時間:

2019-10-04

  滿寶還是很想去看一看季浩的,尤其想摸一摸他的脈,雖然他的脈案紀大夫一直有告訴她,但她還是想自己看一遍。

  畢竟是自己和莫老師讨論了半個晚上定下的藥方,成就感還是很大的。

  于是她亮着眼睛去看白善。

  白善隻能點頭,“不過季家的大人都在這兒,我們能進去見到人?”

  魏亭道:“季二夫人在家裡呢,我們是季浩的好友,為何不能進去?”

  焦詠見他們站在後面說話,遲遲不跟上來,便也慢慢脫離了隊伍,跑上來問,“你們商量什麼呢?”

  魏亭邀請他:“我們要去看季浩,你去不去?”

  “去呀,快走,快走。”

  白二郎自然是從衆,便也跟着去了。

  果然和魏亭說的一樣,他們特别輕易就進去了,季二夫人對魏亭很熟,幾個孩子都是她兒子的朋友和同窗,更主要的是,季浩人現在是醒着的,下人一進來禀報他便說要見。

  季二夫人當然不會反對他,于是便讓人請魏亭他們進去了。

  看到幾個少年中混着一個滿寶,季二夫人也沒在意,沖她笑了笑後起身道:“你們說話,可不許下床,也不許生氣激動,知道嗎?”

  季浩敷衍的應下,“娘你放心吧,我不下床。”

  季二夫人這便起身離開,留下老嬷嬷看着他們。

  老嬷嬷看見滿寶還挺驚喜的,二夫人不知道,她卻是知道的,這次少爺能好轉的藥方也是她送來的。

  老嬷嬷退出了帳子,沉默的站在角落裡,并不打攪他們說話。

  季浩這才松了一口氣,和魏亭等人抱怨道:“你們怎麼才來看我,我好無聊的。”

  魏亭道:“我們還要上學呢,而且你先前傷得這麼重,雖聽說你醒了,但也怕你不能太勞累,所以不敢來看你,你現在怎麼樣了?”

  “好多了,就是肚子又疼又癢,偶爾頭還有些暈,精神有些不濟。”

  滿寶看着他的臉色道:“是失血太多的後遺症吧?傷口愈合是會癢的。”

  季浩這才看到滿寶,微微一愣,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,然後盯着她的臉問道:“你,你是周滿的雙生妹妹?這長得也太像了吧?”

  滿寶看着他道:“我就是周滿!”

  季浩瞪大了眼睛,魏亭便興奮的告訴他,“季浩,你不知道,她可厲害了,你當時血止不住,就是她給你針灸止血的,原來她是學醫的。”

  季浩下意識的捂住肚子,臉色青白的道:“那,那你豈不是把我看光了?”

  白善就盯着他道:“看光你的人還真不少,我也看過了。”

  季浩:……

  滿寶不在意的揮手道:“在大夫的眼裡,病人就是病人,沒有男女之分的。”

  季浩不信,叫道:“男人和女人還能長得一樣嗎?”

  滿寶就看着他的肚子道:“至少肚子裡的東西是一樣的吧?”

  季浩肚子一涼。

  白善道:“除了你的肚子,她也看不着其他地方,”他想了想後道:“哦,還有肚子裡的東西。”

  衆人:……

  不知道為什麼,季浩突然有些生氣,他盯着白善和滿寶看了好一會兒,一臉懷疑的道:“真是你幫忙止血的?不會是蒙人的吧,你今年才多大呀……”

  白善道:“既然懷疑就去問自家的下人,我們說的你又不信,問我們有什麼用?”

  他道:“鬼門關裡走了一圈,你還是沒有學乖,嘴裡吐出來的話還是那麼難聽。”

  季浩怔了一下,愣在了當場,魏亭等人也有些沉默。

  白善直接牽了滿寶的手道:“我們走吧。”

  滿寶惋惜的看了一下季浩,她還是想摸一摸他的脈的,但她不會落白善的面子,而且紀大夫也說過,若病人不相信大夫,那甯願不看,因為看了也沒用。

  有時候還會因為不信任,病人做出與遺囑相反的事情來,反而适得其反。

  于是滿寶和白善一起轉身走了。

  白二郎也瞥了一眼季浩,哼了一聲,仰着腦袋跟上倆人。

  老嬷嬷愣了一下,沒想到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他們就鬧掰了,連忙追上去和白善三人道歉,挽留他們。

  白善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不明白一個下人怎麼話這麼多,他家的大吉就不會這樣。

  他道:“我們出來的時間也夠長了,本來就是來看一看季浩的傷勢,既然他恢複良好,我們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滿寶點頭,“嬷嬷不用送了,我們也不生他的氣,他的嘴巴一向如此,我們都知道的。”

  老嬷嬷便怅惋的歎氣,瞧這倆孩子說的話多好聽呀。

  再一回頭看他們少爺,又是一歎,說起來,他們家少爺比這兩位還大上幾歲呢。

  唉——

  老嬷嬷也不敢就讓他們空着手走,畢竟,這兩位都是自家少爺的救命恩人,一個是從馬蹄下救的人,一個是在病床上救的人。

  現在老夫人沒動靜,那是因為事情還沒了,等這件事了結了,以老夫人的為人和行事,是必要好好的謝一謝這兩位的。

  所以老嬷嬷連忙叫人準備了三份禮物給他們帶着,嗯,白二郎跟着他們也蹭到了一份禮。

  老嬷嬷笑道:“不是什麼好東西,就是家裡做的一些糕點,還有底下莊子上來的瓜果,公子娘子們吃個新鮮。”

  白善看了一眼,發現的确是點心和瓜果,便收下了。

  老嬷嬷一路将人送到了門外,看着下人把東西放到車上,又看着三人上了馬車走遠,這才轉身回去。

  她快步回到少爺的屋裡,魏家的小公子正在說他們公子,“你實不該這麼說話,你不知道,當時你從馬上墜下,我們都吓壞了,是白善最先反應過來追了上去,他家的那個下人攔了一下你的馬,又把馬蹬砍了才救下的你。”

  焦詠不在現場,**,但他也是聽說過的,道:“是啊,學裡的同窗們都說,要不是他,你恐怕救都沒得救了,那麼快的馬,你肚子還被劃破了,再往前一拖,你就算不松手也活不下來。”

  季浩忍不住嘴硬道:“我意識全無,又不知道。”

  “那我們現在不是告訴你嗎?你也該先問問我們,哪有一上來便說話得罪人的?”經此一事,魏亭也強勢了許多,道:“你還是改一改吧,要我說,這次栖霞山的事你也有錯,就算要找應文海算賬,你也不該罵他是後娘養的。”

[ 章節錯誤! ] [ 停更舉報 ]